热水器帅帅帅【高三死了】

梶裕贵厨(梶下可好吃)
刀男土方组,冲天组,日向,不动。
小英雄cp:荼毘轰,轰出胜【出胜外五种cp都可以】其实基本上纯杂食。
秦时明月十一年老粉。
最近沉迷天狼。
一直热爱脆皮鸭【mxtx拒绝】
自学画画,水平低下。
大部分情况下站cp是高的当攻。
婚刀和泉守兼定。老婆是轰宝。心头宝是不动还有日向小天使。kaji是男朋友xd。
偏混腐向,bggl乙女也okk,接受推书安利番。
感谢支持我的每一个小天使!日lof随意。

一个公开道歉

事情本身具体我已经不想讲了
关于我开小号贸然挂全文手群我表示道歉,梓熙太太要我逐个道歉我是做不到。
我也对昨晚我给自己甩锅的戏精行为表示诚恳歉意。
禾田太太因为被我多次提及造成影响我也深表歉意。
最后爱继续挂我可以继续,我不想再多说。你们觉得态度不诚恳也罢说我再开小号也罢,回观整个事件,我是做错了事,不好意思,对不起。
至于原条挂人我会打码,但是不会删,不好意思,这在我看来的确是过分的事。

250粉成就达成!(*σ´∀`)σ
本来应该开一个点文啥的但我实在没有空【马上开始高三的暑期二档补课……】
对所有关注我的小可爱说一句谢谢!

p2正文未完
*虚构人物R×尤里
*abo设定
*脑洞肮脏,请勿举报
*药物,禁锢,言语侮辱……
有空会写后续……
【马上开学了有什么空快闭嘴!】
最快今晚写完最迟……………………
咕咕咕?

【兼堀】此间余生

*摸鱼兼堀文
*ooc有,私设有,现代paro,两个人自然老去死去的故事
*推荐bgm:往后余生

堀川国广从来没有想过,一辈子是这样匆匆的。
他看着病床上坐着的和泉守兼定,眼前重叠的是他年轻时神气十足的脸。不过比起以前,他对现在的和泉守兼定的颜也是十分满意的。时光给他锐利的弧线强加上沧桑的轮廓,无论如何保养,皱纹、细斑这些老年人专属的痕迹都会如同五六月的雨后爬山虎,来势汹汹,无论你如何清理,只需要短短一阵子,它们就会再度攀爬上你的窗角。
和泉守兼定对着自己第一条皱纹大惊小怪,而今也是服老了一般不再在意。
不过在堀川国广看来,无论怎样的和泉守兼定都是最帅的。即使是他白发苍苍的现在也难以遮挡他年轻时的无比俊秀。更不必说在悠悠漫长的岁月中,和泉守兼定磨去他过分尖锐的棱角,继而修炼出他隐藏的温柔与成熟的内核。无论是年轻时孩子气的和泉守兼定还是年老后成熟沧桑的他,堀川国广都有幸亲自拥有。
手上速度不慢地削着苹果,堀川国广将苹果熟练地削成兔子,即使人生已至迟暮,和泉守兼定仍然是如此热情地爱着这些可爱过分的东西。嘛……这也是兼先生独特的可爱之处。
苹果削了一半的时候,和泉守兼定咳嗽两声开了口:“国广,我死了之后你怎么办?”
堀川国广头一次从和泉守兼定嘴里听见死这个字,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几乎握不住那颗削了一半的饱满苹果。
“兼……兼先生在开……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会死呢……”堀川国广几乎压抑不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内心翻涌的悲伤几乎要将他出口的每一个字句都浸透上哽咽的尾音。
“国广,你不用安慰我,我怎么样我自己清楚。人都是会死的,即使是像我这样成熟帅气的男人也会。”和泉守兼定故意的打趣并没有让两人一时沉寂的范围回暖,和泉守兼定看见堀川国广日渐浑浊的蓝色眼睛里光亮闪烁不定,仿佛是历经沧海桑田后在正午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好像是平静得无波无澜,可其实是将所有缱绻深情都暗藏在了眼底涌流的波涛。
而这双眼睛的主人好像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认真地说:“如果兼先生死的话,我也一起死。”
“国广……”和泉守兼定的声音几乎润上了一层温柔的轻纱,“你不会这样的。你知道我不会想看见因为我而死的你。”
“可是!如果没有了兼先生,那么我该如何活下去!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度过余生!”堀川国广忽然而至的歇斯底里让和泉守兼定有些惊慌失措。他伸出被点滴的针管痕迹弄得斑驳的手,轻轻地抚摸上堀川国广的脸颊。
“国广,没有谁是永远离不开谁的,我知道的,你的不安也好,你的失望也好,都会过去的。”
“国广……这是我一个人的私心。”
“活下去……就算没有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像是提前预知到的遗言一样,没过几天,和泉守兼定就在医院里停止了呼吸。心跳记录仪在堀川国广逐渐模糊的视线中逐渐从小小的波涛变成平静的海平线。
和泉守兼定苍老且苍白的脸在他的视野里无限放大。
原来已经到诀别了。
兼先生。

堀川国广没有哭,比堪堪赶来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等人还要平静。好像是死水一般廖无生机,又像是一汪深潭暗藏着蓬勃。
和泉守兼定葬礼前的堀川国广简直精神得过分。加州清光抱住他安慰着不要伤心,堀川国广始终平静得没有哭泣。
堀川国广遂了和泉守兼定的愿,好好地活了下去。
堀川国广第一次因为他的死而哭泣还是一个月后。
是因为和泉守兼定住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床底的一只袜子。
已经发霉了。

五年后,堀川国广被送进养老院。
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开始有些不稳定。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任谁打招呼都只呆呆地没有反应。发展到后期连加州清光来看望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一天,阳光正好。
护理小七推门而入准备推堀川国广出去晒晒太阳。
堀川国广坐在窗前。阳光蓬松在空气里,空气里飞舞的无尽尘埃都闪闪发光,好像是阳光的小精灵一样翩然起舞。
身上朴素的卡其色羊毛衫被镀上闪耀的金边。
堀川国广的白发也在阳光下色彩斑斓得过分,脸颊上明灭的光影忽闪忽灭。
“堀川先生……”小七看着格外平静的他试探地呼唤。
堀川国广就此闭上了眼睛。
再也没有睁开。




车!!!!!!!
防屏蔽所以封面是以前吃的樱花芝士。
2p是车。
双a,药物,强迫。
感谢老丁对我的投喂!
帮老丁代投这篇双a文!
诸君,我永远爱丁子七。

【兼堀】魔女之家的无声少年

【兼堀】魔女之家的无声少年
*be警告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还会回坑对不对【打死】
*灵感来自推特太太们的魔女之夜的画作。
*渣文笔ooc有
*为什么我如此热爱不能讲话的小小兼,我明明那么喜欢小良平!
*人类少年兼(天生失语幼年失明)×魔女堀

这是个让人讨厌的地方。
堀川国广的黑色高跟鞋踏在地上时几乎找不到地方落脚。焦黑龟裂的土地上,暗红色的血液无孔不入地将这片土地浸透成令人作呕的红褐色。空气中弥漫着火药残余的生冷的硝烟味,夹杂着人血未凉的温热腥气,堀川国广捂着鼻子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感觉略微舒服了一点。
人类,是这么弱小自私的生物,因为自我而发动的战争将这片小小村落里所有的生灵都在瞬息之间泯灭。
堀川国广此行本是为了替自己的好友加州清光跑个腿,不料刚好看见了这副人间惨象。他兀自叹了口气,扫视了一圈涂炭的生灵,准备骑上扫把走人的前一刻,他不远处的草丛动了动。
有东西在那里?堀川国广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轻地走了过去。
血液。但是是不久前才留下的,是鲜红的仿佛要燃烧一般的颜色。血液的主人正蜷缩在小小的草丛中,可怜的瘦小的身体正在不停地战栗。黑色的长发被他脸上的血液黏住,打湿了沾在脸颊两侧。被血弄脏了大半张稚嫩而可爱的脸,眼睛正汨汨地流出鲜血,是火药飞溅灼伤了吧。因为空气中还弥漫着难以言喻的焦臭。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堀川国广抚摸上他的脸颊,长发孩子颤抖着往后特意去,堀川国广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道:“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小的长发少年不再退却,试探着朝堀川国广的方向近了一点,确定了此人身上只有月桂花的清香而不是讨厌的军人的汗臭和血腥味。他揪住自己衣服一角,用力往堀川国广的方向拽去。堀川国广还有些疑惑不解,待他低头研究了一会儿,才认清那片破破烂烂血迹干涸的衣角上书写着的东西——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不错的名字呢。”堀川国广将和泉守兼定抱入自己怀中,吻了吻他脏兮兮的额头,询问:“你愿意和我离开这里吗?”
和泉守兼定紧紧地抱住他,点了点头。

“所以说我叫你出去给我带个东西,你就捡了个孩子回来。”加州清光涂着指甲哼唧。
“是啊。”堀川国广在整理着自己家里的插画和其他艺术品,不停歇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你有病啊,那个人类小孩又哑又瞎,有什么好的。”加州清光吹了吹还未完全干透的指甲油,不耐烦的质问着堀川国广。
“他那么可怜的孩子能在战争中活下来,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选择吧,既然命运让我与他相遇,我相信这一定是有着什么天意的玄妙的。反正身为魔女,我们的生命如此漫长,拯救一个人类孩子,也没有什么吧。”堀川国广冲调起一杯芳香醇甜的牛奶来,温和甜蜜的滋味渗透进每一寸空气。
“好甜啊~堀川是给我做的爱心饮品吗?”加州清光捯饬完自己,托着腮调侃着堀川国广。
堀川国广温柔地笑了笑说:“不是给你的,是给兼先生的特别补品?”
“兼先生?明明只是一个小屁孩而已啊!”加州清光嫌弃地回答。
“诶?人类对男性的称呼不都是先生吗?”
“所以说要你多去人类世界看看,哪里会有人喊几岁的小孩子先生啊!”加州清光嗔怪道。
“啊啊……不过称呼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是的吧,毕竟除了几个魔女也没人来你这了。要不要改个称呼……小兼?小和泉守这样?总觉得兼先生很有违和感。”
“我觉得兼先生还可以啊,嘻,你看看他,”堀川国广指向窗外的草丛,和泉守兼定的脸上蒙着厚厚的白布,只露出尖尖的精致的下巴,正在草丛上专心致志地采集着花朵,“很可爱吧。”
“他在干什么啊?”加州清光有些不解。
“自从来了以后发现城堡外面有一片花园,他就特别喜欢待在那里。天天都会给我做花环呢~”
“堀川你还是真是容易被人打动呢。”
“或许吧,这么大的城堡我一个人住了这么久也很无聊了,兼先生很乖巧呢,不过我猜他在这里也不是很开心吧。”堀川国广的白皙脸颊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湛蓝透明如同琉璃一般闪耀的眼睛此刻因为显而易见的悲伤而显得有些暗淡。
“战……争吗……那个小屁孩失去了双眼吗,真是可怜。”
“是啊,被火药烫伤了眼球,昨天拜访了会治疗的温尘君,她说没有办法医治了。”
可悲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散,战争的硝烟与痛苦仿佛随着和泉守兼定闷闷不乐的脸再次呈现到两人面前。
“啊……堀川,那小屁孩的嗓音呢?也是战争吗?”
“应该不是,他的家人在他衣服上缝了他的名字,想必是因为他无法讲话的缘故,为了让他能被人知道名字所以特意而为吧。”
两人都还一时默默无言,一阵扑通扑通地声音响起。堀川国广抬眼,看见和泉守兼定真扑腾着自己的小短腿向他跑来。
堀川国广蹲下身,让他扑入自己怀中。
“兼先生~”堀川国广抱起他,和泉守兼定赖在他的怀里,伸出手,将自己做的花环戴到堀川国广的头上,因为眼睛看不见和泉守兼定做出来的花丸总是不是十分好看,但是堀川国广总是会非常开心。戴完花环,和泉守兼定揽住堀川国广的脖子,两个人亲密地相拥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加州清光的错觉,总觉得和泉守兼定刚刚挑衅地往自己那边来了一下。讨厌的小鬼,加州清光撇撇嘴。嘛,不过,堀川国广也已经很久没有展露笑颜了。
能让他笑得如此开心的人,恐怕只有和泉守兼定这个小屁孩了吧。加州清光想着不由得为堀川国广开心起来,身为魔女,漫长的生命中,无聊与孤独是永恒的命题。加州清光思及此,看着和泉守兼定的小脸都觉得顺眼了不少,虽然脸上的绷带影响了可爱,但是果然还是帅哥坯子,不难看出他精致的帅气来,加州清光看着和泉守兼定毛茸茸的可爱头顶,还是没忍住自己对可爱的欲望,刚刚修饰好精致指甲的手贼兮兮地蹭了上去。
和泉守兼定转头朝向加州清光的方向,加州清光还在想这小屁孩要干嘛的时候,下一秒手指的指节传来被东西咬住的痛感——和泉守兼定狠狠咬住了加州清光的指尖。
“啊啊啊啊!可恶的小屁孩!”

“兼先生,你在干什么?”堀川国广在城堡里找了一圈,才在破落的书房里捞出了书堆里的和泉守兼定。
“兼先生,最近胖了呢,嗯,还有点高了。”堀川国广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的估计没错,现在他抱起和泉守兼定已经开始微微有些吃力了。
“在这里是想要看书吗?”堀川国广眸光一沉,没有眼睛的和泉守兼定,这辈子都无法用自己的眼睛看书。
和泉守兼定听到堀川国广语气中的微顿,茫然地抱紧了他。
“兼先生,我没事哦~”堀川国广强压下心里那抹不适,他亲了亲和泉守兼定的额角,安慰道,“呐,兼先生,我给你读书吧。”
和泉守兼定不置可否,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堀川国广在他触摸不到的时候流下了眼泪。
无法言喻的哀伤缠绕在心头,堀川国广看着在他身侧安安静静听自己读书的样子,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他脑海。堀川国广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孩子。好像感觉到堀川国广的视线,和泉守兼定转向他。堀川国广兀自发呆,下一秒眼前东西一闪。
唇角仿佛拂过羽毛,堀川国广看着和泉守兼定躲闪的神色还有微微泛出粉色的脸颊,情不自禁地轻笑了起来。

时光原来是真的如同流水一般的啊。
和泉守兼定这么想着,熟练地在城堡中行动着。
前面有熟悉的气息。
和泉守兼定走上前去,将人揽入怀抱。
“兼先生长得真快,青春期的少年都和你一样吗?”
和泉守兼定摇摇头,比了个手语:“没有!我长得格外快一点!”
“噗~”堀川国广看着比自己略高的少年,忍俊不禁。
和泉守兼定揽着堀川国广展出大大的笑容。堀川国广看着他的笑容,一时有些沉默。
和泉守兼定看不见堀川国广的神色茫然地歪了歪头。
堀川国广道:“我没事,兼先生,真的长大了啊。”
和泉守兼定的脸越来越成熟英俊了,堀川国广看着居然有些害羞。褪去了幼年的婴儿肥,脸的轮廓有如刀削过一般锐利。
只是可惜了没有一双与之匹配的眼睛。
堀川国广攥住拳头,指甲掐到肉里,疼得他一皱眉。
和泉守兼定他应该有一双眼睛。
打发走了和泉守兼定去自己房间看书。堀川国广独自进入书房。
巨大的书房里不知名的古籍散乱了一地,堀川国广小心翼翼地将他们收拾起来,心里叹了一口气。昨晚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方法。他一时气恼拿古籍当了出气筒,乱扔了一地。
堀川国广收拾完以后,静静坐了很久。他咬了咬嘴唇,召唤出传信的魔鸽。

“你就是疯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他不过是你收养的孤儿而已!”加州清光怒气冲冲地推了一把堀川国广。堀川国广一个趔踞,跌坐在地。
“啊……堀川……对不起……”加州清光赶忙扶起堀川。
“清光,我想过很久了,我也努力了很久了,我想只有她才有办法帮我了。”
加州清光沉默了许久,哽咽着问:“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清光,但是我想要兼先生开心,每每他展露笑容,我都会觉得温暖,清光,这是为什么呢,我们明明是流淌着冰冷血液的魔女啊。”
加州清光撩起额角散落的头发,什么话也没有说。
临走前加州清光用力吻了吻堀川国广的额头。
堀川国广淡淡地温柔地笑了笑。

昏暗的黑纱,血色的丝绸,甜蜜的葡萄酒气息中酝酿着生涩的刺鼻血腥味。
真是有魔女氛围的地方。堀川国广敲了敲门。
“好久不见,小堀川~”魔女妖艳的双唇仿佛是用鲜血染就的,尖长的红色指甲已经戳到了堀川的脸。
“好久不见,反文姬。”反文娇媚过分的声音让堀川国广全身上下都寒毛倒竖,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颤抖。
满意堀川国广那点对自己的畏惧,反文托腮笑着询问:“那么,堀川国广君,来到此处有何贵干?”
“反文姬……”堀川国广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
听完堀川国广的话,反文脸上的震惊一闪而过,换成了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鄙夷嘲讽。
“真是可笑啊,堀川国广~”反文扬了扬红唇,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我也知道其他人或许无法理解,我已经查遍了我所有的书籍,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办法,反文姬,请你帮帮我。”
“帮你?”反文语带冰寒,倏而又转变了语气,显得活泼而俏皮,“好呀。不过我有个条件……让我看看那个孩子吧~”

“兼先生~我回来了~”堀川踮起脚尖摸了摸和泉守兼定的头。
“唉~果然是一个俊秀的孩子啊~”反文贴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和泉守兼定,血色的指甲抵上和泉守兼定的脸颊。和泉守兼定皱着眉头躲避,反文却不依不饶地继续蹭了上去。
“反文姬,请你自重。”堀川国广一把抓住反文兀自在和泉守兼定脸上游走的手。
“阿拉~和堀川你开个玩笑而已,毕竟真的是十分可爱的孩子啊~看得我十分嫉妒啊~”
“嫉妒?”堀川国广皱了皱眉头。
“开个玩笑~”反文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真是让人嫉妒啊~这么可爱俊秀的男孩······没有声音正合我意,不过没有眼睛实在算不得什么加分点。这样的孩子,真是适合做成我的傀儡啊~
反文笑了笑收敛了心神:“好了,堀川我们去讨论一下等下的事吧。”
“嗯。”堀川点点头,对和泉守兼定柔声道,“兼先生你先等一等,等下我们会找你的。”
和泉守兼定有些惶恐地握住堀川国广的手。堀川国广挣开和泉守兼定的手,抚摸上和泉守兼定的眼眶,轻轻笑了一下。

“我说,堀川啊,你到底是为什么要为他付出这么多啊?”
“……我也不是很明白。”
“呐,堀川,我告诉你答案吧?”
“诶?”
“堀川国广,这是爱啊。”
爱吗?
真是陌生的感情。
不过好像也很熟悉。
堀川国广抚摸上自己的眼睛,笑了笑。

“兼先生,到这里就好。”堀川引领着和泉守兼定走到这间陌生的房间。和泉守兼定不明所以乖乖地跟着堀川国广。
房间正中用蓝紫色的液体画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花纹,蔓延至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房间最阴暗的地方,反文抱着胳膊冷冷地凝视着这两个人。
和泉守兼定闻着陌生刺鼻的气息的皱了皱眉,拽住堀川国广想带着他离开。而堀川国广却钉在了原地。
“呐,兼先生,如果你有了眼睛,你会开心吗?”
和泉守兼定一时有些懵,顿了顿他点点头。
“嗯。”
下一秒房间内顿时轰鸣起来,将堀川国广的嗯涅没在嘈杂的声音中。
和泉守兼定捂着耳朵跌到地上。堀川国广在轰鸣声中扯出一个温柔到足以让所有人落泪的微笑。
“%¥&*%*%*%&%¥@……”不明所以的咒语从堀川国广的口中吐出。
“兼先生,那么,现在,我就将我的这双眼睛,送给你!”堀川国广话音未落,和泉守兼定就挣扎着站起来扑了上去。
他拼命摇着头,毫不自知的力度抓得堀川国广的肩膀疼痛异常,开始堀川国广已经不想在意了。眼睛被剥离的感受让他难以抑制地发出阵阵哀鸣。眼角流下细密的血丝,将他清秀的脸,沾染上了一丝可悲的妖冶。
与此同时,和泉守兼定感觉到自己眼前的黑雾仿佛被人拨开,带着微微的疼痛,光明与此同时而来。
已经完成了一只眼睛!堀川国广咬咬牙,睁开另一只眼睛。
眼前和泉守兼定的脸却格外哀伤。
兼先生,笑一笑吧。你马上就能拥抱这个光明的世界了。
堀川国广忍着穿透过每一寸身体的疼痛,持之以恒地念着那晦涩难懂的咒语,只要咒语不停,这个献祭的仪式就不会中止。堀川国广心知这已经是最后一段咒语了,只差一点点了。他被疼痛扭曲的脸上又绽放开一个笑容。
下一秒,和泉守兼定吻了上来。
“嗯?!”堀川国广惊慌无比,在和泉守兼定怀里扑腾着反抗,奈何和泉守兼定早就发育到力气比他大得多的地步,牢牢地制住他的唇舌,让那些咒语无从出口。堀川国广兀自反抗,脸上忽然滴上了温热的液体,他睁开仅存的一只眼睛。
是和泉守兼定的泪水掺着血丝落在自己的脸上。
自己做错了吗?
堀川国广不再反抗,紧紧地抱住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也不再强吻他,埋在他的颈间,泪水泛滥弄湿了堀川国广一大片衣领。
“兼先生……我爱你……是我做错了吗?”堀川国广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和泉守兼定抬头看了他一眼。
堀川国广的一只眼睛正待在他的眼眶里水光流转。
和泉守兼定没有回答,他睁大本不属于自己的水蓝色眼睛,再一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不是强吻,而是两个人唇舌的彻底交合,咸咸的泪珠洋溢在唇间,两个人的泪水都交融在一起。苦涩而甜蜜,像此刻的爱情。
“啧。”反文盯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露出了嫉妒掺杂愤怒的神色。
真是让人作呕的爱情。
反文思考了一下,扬起嘴角。她已经想到了,摧毁这两个人的方法。

真是甜蜜的时光啊,堀川国广跪在血泊中想到。
耳边的人声嘈杂,他却只想到和泉守兼定的花环,五颜六色,是春天的颜色。
眼前丑恶的人脸涌动,他却只能回忆起和泉守兼定毫无保留的笑颜。
身上的疼痛仿佛已经消失了,好像只有和泉守兼定的吻还落在身上。
眼前的红色消逝不去,所有人在这样血色的滤镜下,都显示出他们丑恶的嘴脸来。
“杀了那个魔女。”
“杀了他!”
“他居然拐卖了孩子!”
“杀杀杀杀杀!!!”
好吵!堀川国广瘫倒在地上。
一只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
啊……他看见了……
跪在地上被人制住无法前行的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手脚并用,挣扎着往他这边爬来。
“兼先生……我爱你……好好活下去……”
“他又讲话了!是在念咒害我们吧!”
“杀了他!”
堀川国广被他们推入火堆,隔过被高温扭曲的空气,他看见和泉守兼定绝望的脸。
“兼先生……我爱你……”
火焰跳动着吞没了一切。
和泉守兼定被人制住无法行动。
“这个孩子被魔女控制了心智。”
“啊!真是可怜的孩子!”
“大家……大家快看,他只有一只眼睛。”
“天啊!他的一只眼睛和那个魔女的眼睛一样!”
“是魔女抢走了他的一只眼睛。”
……
不是的,是他救了我。
不是的,是他给了我一只眼睛。
不是的,他是我的恋人。
和泉守兼定想要反驳他们的话语,可是喉咙中只能发出如同幼兽一般低沉的呜咽,这是他唯一能发出的音节了。
……
和泉守兼定跪在地上,周围人声嘈杂,他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国广,他们真是丑恶啊。
国广,你还活着吗?
国广,我们一起去做花环好不好?
国广,我们一起去加州清光那玩好不好?
国广,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国广,看看我,好不好……
……

求求你了,堀川国广,教我如何爱人吧。
求求你了,堀川国广,让我好好爱你吧。

【荼毘轰】生日快乐(r18)


*剧情为开车而设计
*骨科设定
*kou交预警
*私设有,ooc有

正文走微博
打不开看评论区
https://m.weibo.cn/5104085660/4248518170677498

【碎碎念】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荼毘生日,刚好这几天想次轰总蛋糕就有了这个无脑黄暴产物,希望各位看官不要嫌弃。
设定很不严密,可能还有ooc,看完轻喷x(* ̄m ̄)

















感情线可能不是很明显,大概就是荼毘老早就喜欢轰了,但是以前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轰无意中与荼毘再次相逢,放心不下哥哥,于是这次就带着蛋糕来找荼毘,希望好好聊聊。然后……轰被睡服了【不是】……

感谢看完的你(づ ●─● )づ

已经一定要对lofter说脏话,屏蔽第三次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对挂坠终于到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
520快乐,土方组~
我会更新的…………【大概】